侯培林:改变传统,颠覆未来

发布时间:2015-08-05    供稿单位:湖南华曙高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点击量:2012


左一为华曙高科总经理侯培林

 

  在这块既孕育了楚辞的绚烂诗意,又诞生了无数志士能人的光荣之地,浪漫灵泛与刚猛沉坚,矛盾却又和谐地并存在湖南人的性格里。特别是在湘商们的身上,与生俱来的浪漫情怀让他们什么都敢想,敢为众人先,而霸蛮的虎气则让他们一往无前,敢做敢担当。侯培林便是如此。淡出家族企业的传统业务后,他把工作重心放在了3D打印这片全新的疆土上。这是一种“只要敢想,我就能做”的神奇技术,被视为引领新一轮“工业革命”的“主力军”。干这样打破旧格局的“大事业”,正是湖湘气概的一大写照。

 

霸得蛮,让种子成为参天大树

 

  2008年从英国归来之后,侯培林来到上海,在一家香港公司工作积累。两年后,他回到家族企业,“一上一下”身兼两职,“上面一条线是担任我父亲的总裁助理,参与集团在项目投资、宏观战略等方面的决策;同时,我也在集团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中担任销售总监,拼杀在第一线。”

  侯培林的家族企业湖南兴旺建设集团,主要产业覆盖了建筑、房地产开发、通信、贸易、矿业等多个领域。对于家族企业,侯培林其实一点都不陌生,从初中开始,公司凡有重大决策或大型会议,父亲都会让他旁听;上大学后,公司在做重大决策时,他手中更是握有一票。多年的耳濡目染,不仅让他早就对家族企业有所了解,也让他将父辈的为人处世、经商之道看在了眼里。“他们那一代都是穷苦出身,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,我父亲在商场几起几伏,但凭着坚定的信念、坚韧的意志、敏锐的商业触觉,还有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担当,一步一步才有了今天。”

  其实,湖南话中有一个词叫做“霸蛮”,正能概括这些很有湘味的性格品质。霸蛮不是霸道,不是野蛮,而是勇敢刚强,是坚韧不拔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湖南人,父辈的“霸蛮”或多或少地延续到了侯培林的身上,在家族企业干了几年后,他就担负起了开疆辟土的责任。2013年初,集团战略投资华曙高科,将其作为由传统版块向新兴产业转型的一个典型代表,并由侯培林出任湖南华曙高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O。“传统产业在老爷子们的带领下,做得挺好。我们这个新兴版块,就是一颗种子,说不定哪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!”

  为了给未来埋下“种子”,侯培林把九成以上的精力都扑到了华曙高科,“打天下”的过程有困难、有挑战,但对他而言也有“享受”。“集团在传统版块掌握的资源比较多,一年做几十个亿,相对而言,做的事情更宏观,更有尺度感和体量感,在资源调度、价值产出上也更有感觉。但与此同时,你干得好,别人会说是父辈基础打得好;干得不好,会被认为新人的接受能力和领导能力不行,成熟度和历练还不够。而且,在那些领域,父辈永远会坚实地站在你身后,时间长了就会有一种‘打酱油’的心态——因为背靠大树,你没必要全身心地去拼,不用承担所有后果,也就不会有孤注一掷、破釜沉舟的紧迫感。”而在新兴版块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“团队搭建、经营理念、体系建设全部都要照我的思路来实施,干得好是我的功劳,干得不好也是我的责任,很有成就感。而且说得夸张点,每天早上睁开眼睛,一想到自己每天干的事业,正在改变和改善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,就会浑身充满激情。”

 

投身制造业新革命

 

  这个被侯培林认为将“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”的事业,就是华曙高科所从事的3D打印行业。在2012年4月21日出版的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上,刊登了名为《The Third Industrial Revolution(第三次工业革命)》的封面文章,文中将3D打印作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象征性技术,而这篇文章也成为侯培林与华曙高科结缘的“红绳”。“第一次到华曙高科考察时,桌上就摆着这本杂志,当时觉得是不是噱头啊。但在充分了解后,就觉得它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传统,颠覆未来。”

  有别于传统的减材制造,3D打印是一种增材制造,简单地说,就是通过粉末材质的层层叠加、烧结,把物品堆出来,特别适用于制造小批量、高精度、高复杂度,以及个性化定制的产品上,拥有传统制造无法比拟的优势。举例来说,在家电、汽车等领域的产品研发过程中,最后阶段需要做出实物,如果用传统方式开模制造周期长,成本高,而使用3D打印就能快速“打”出实物,并大大降低成本。还比如,在设计无人机机翼时,原本设计师受限于制作水平,不得不放弃一些更轻量的设计,现在采用3D打印,再复杂的结构,只要设计师画得出图纸就都能实现。此外,小到心脏搭桥支架、齿科假牙,大到宇航服模型、方程式赛车,都能以3D打印的方式制造,成本也比过去的做法大幅“跳水”。

  有人说:“如果没有湖南人,一部中国近代革命史便无从下笔。”而现在,扎根湖南的侯培林及华曙高科,正在投身3D打印这场制造业的“新革命”。

  3D打印有多种技术,华曙高科专注于的SLS技术,又叫可选择性激光烧结技术,技术核心来自另一位湖南人——公司创始人许小曙博士。许博士在国际增材制造领域有“SLS之父”美誉,他在美国DTM公司担任技术总监期间,“经世致用”地将SLS技术由一篇博士论文,变成了商业化的产品。2009年,他回国创办了华曙高科。2013年,随着侯培林的加入,不仅带来了资金投入,还为整个公司注入了更多跳跃性的思维、全球化的眼光,以及更合理的资源整合。如今,在造出中国首台高端SLS设备之后,华曙高科成为继美国3D Systems公司、德国EOS公司之后,全球第三家SLS设备制造商。他们还成功研制出用于选择性激光烧结的尼龙(PA)材料,成为全球第二家掌握这项技术的公司。就这样,华曙高科一步一步成为全球唯一一家既制造设备,又生产材料,并从事终端产品加工服务的SLS企业,独立构成了完整的产业链。

 

认准了,就要全力以赴

 

  3D打印被视为革命性的技术,虽然未来潜力巨大,但时下有三大“短板”制约着它的发展。首先,还是太贵,现在 “打印”尼龙产品要10元/克,金属大约15元/克,比白银贵两倍。其次,材料的局限性大,陶瓷、玻璃、梯度材料等都需要科学家持续研发。第三,打印速度有待提高。

  “我们湖南人的性格里,有一种偏执和浪漫主义元素在,就像当初投资3D打印产业,很多人觉得不理解,是不是早了点?够不够成熟?但是,只要是我们湖南人认准的,就会全力以赴,就会不留后路。”

  于是,卡脖子的瓶颈便成了“冲锋”的最好方向。

  过去几年,华曙高科自主研发出四个系列共7款3D打印设备,去年发布的SS402P更成为目前全球打印速度最快的工业级3D打印机。而就在我们结束采访,回到上海不久,就得知华曙高科在第九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上,推出了全球首款全开放可定制金属3D打印机,得到了汪洋副总理的高度肯定。材料方面也“屡有捷报”,四年间华曙高科开发了碳纤维、矿物纤维、玻璃微珠等8款全球独创的3D打印新材料,广泛应用到汽车工业、航空航天、军工等领域。而正是因为华曙高科的存在,打破了国外企业的行业垄断,使得这几年国际市场上SLS设备价格降了一半,材料价格更是降了三分之二。

  今年4月,国家发改委高分子复杂结构增材制造国家工程实验室落户华曙高科,这个工作室联合中科院、上海交大等共同组建,针对3D打印目前在打印精度、速度和可选材料等方面存在的问题,预计将在未来3年突破材料铺设和定点精确置放、多色彩材料精确配比成型、多焦点制造等方面不少于20项关键技术;将制件精度、制造效率至少提升1倍以上,研制增材制造装备1-2个系列,开发适合高分子复杂结构增材制造的材料不少于15种,申请不少于28项专利。

  此外,华曙高科还一直致力于打破各种发展禁锢。比如,他们自主开发了AllStar Systems控制系统。国外另两家设备生产企业所提供的控制系统都是闭源的,就像苹果IOS,不能改动或动一动就收费;而AllStar Systems是全开源的,任何人都能设置参数,调整软件安装。“这套系统可以说是我们的一大法宝。通过开源可以让更多的企业或个人,根据自身的特定需求,自主地进行二次研发,或终端应用,以便让SLS技术能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运用,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。”

  对于未来的产业化前景,侯培林充满信心。2016年到2020年,被华曙高科定义为应用的爆发增长期。在他们眼中,医疗运用就是一个很有潜力的“爆发点”,类似义齿、髋臼关节、心脏搭桥支架等需要“量身定制”的医疗部件,若采用3D打印,制作周期和成本都将大幅下降,有非常大的市场需求。再比如汽车领域,每年中国大约会开发350辆新车,每款新车在入市前都要做一批样车,对应每辆新车上约有12个部件是完全可以用3D打印制作的,这一块就将有七到八亿的市场。“虽然都是一些看上去不怎么打眼的东西,但未来这个行业从50亿美元做到500亿甚至更多,靠的就是这些终端产品。”

    有人说,在湖南人的字典里,没有“做不成”这三个字。面对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浪潮,侯培林和华曙高科明知困难也一路往前,而在大步向前的同时,湖南人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即使全情投入,也照样踏踏实实,稳扎稳打地跻身世界前列。“经世致用,敢为人先”,湖南人引以为傲的勇敢与担当就这样代代传承。

本文出自:http://www.farsoon.com/

更多
我要评论>>
版权所有:成都西星科技资讯有限责任公司
备案号:蜀ICP备11027966号-1